君 歌.

我好像……是个……文手……

【清明祭】民国纪年

第一次写于贴吧,在这里也写一次。

嗯,请大家,多多指教?

【清明祭】民国纪年

江南水乡。

处处是墨色渲染的房屋,微雨冰蓝,春草微绿。雨滴在石板上留下发白的痕迹,一次次洗去了缝隙间一抹突兀的深意。

将至清明。

他打着油纸伞,淡黄色的,那种灯笼中映出来的颜色,古朴而又崭新。

伞骨是黄色的竹子,如同古竹简的韵味。

他身上是鸦青色的长衫。可能并不配明黄的油纸伞。

他的步子很慢,却透出一股淡淡的坚定,走向巷角半抱着自己的少年。

少年眉眼弯弯,看上去和他同年,但笑容中却透出一种比他年长的哀愁:“在数掉到青石板上的雨滴。”他坐在胡同一角,看着屋檐上一滴滴跳下来的雨,在青石板上留下细小的一声,随即滑向了石板间的青苔。

少年专注地看,也许在专注地分心。

他站起来,一手扶墙,一手拿起在一旁的油纸伞。

少年纤细的手抓住了他的长衫。眼中净是明晃晃的笑意:“再陪我一会。”笑得他无法拒绝。

他折回,找了一处地方坐下。油纸伞并未收起,斜放在地上,帮少年挡住不时飘入他衣袖中的细雨。

“伞很漂亮。”少年的视线歪向他的伞。他没有说什么。这是少年送给他最好的礼物。

“可是,没有用了。”少年自嘲地笑笑,眼神中带着一份落寞不甘。他张开手,任雨滴在掌心跳起欢快的舞。手很漂亮,也许应有一个画师来画下这幅悲哀的画。

“但这是你做的。所以,是最好的。”他笑得怅然,亦是畅然。

少年缩在了角落。他捡起伞,笑着道别:“快回家吧。你的兴趣好像都很奇怪。”

他走至巷口,回首相望,与少年对视一笑。

要给他制一件新的长衫呢。他想。少年的长衫在初春或是太显单薄。

雨丝划过江南小镇,划过美丽的画,划过河上的石桥。

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栏杆,长衫的下摆染上深色的雨迹。

听说啊,那几日,有位少年从桥下落入河中了。正值清明雨纷纷。







清明。
他擦了擦手,站在门口,转头向屋内说道:“阿橙,把伞给我,我去看看你哥哥。”

评论

热度(4)

  1. 你好祝你头发茂密君 歌. 转载了此文字
    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