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 歌.

我好像……是个……文手……

【黄蓝】其实你忘了水晶鞋


题目是瞎编的,因为水晶鞋的戏份要比马车的戏份还少。
ooc。
向各位点进来的小仙女们致谢。

╭正文╮
01.
来自远处盛夏的风吹来。
城里还是暮春的样子,鲜花装饰的房子里充满着春天的甜蜜。城里有一个巨大的公园,是最像王城的地方。女孩们时常聚在一起,讨论着盛夏的那场舞会。
这是一个很大的王国,王城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城堡里有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和一个王子。王子黄少天什么都很好,不过却依旧没有结婚。令人困扰的是,邻国也没有婚龄的公主,所以王子的王妃只能从国内的女孩选。王后想了很久 决定举办一个很大舞会,大到能让国内所有未婚的女孩一起来跳舞,而王子就可以选择他喜欢的女孩,和她一起在舞池的中央跳舞。
舞会的时间,就是王宫内那棵巨大的蓝花楹落下所有的花时,大约就是十几天后吧,正值盛夏。
只见那里落下一地繁花。花枝间隙中依稀有着王子的背影。
一个女孩匆匆地跑了过来,却紧张地不敢发出声音。她只是静静地望着那背影。

02.
教堂的钟响起了十二下。
许薄瑗突然匆匆地跑开了。已经到了中午,要是继母和姐姐回来没有看到她,就又要禁足在房间里了。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时间,可以来到皇宫的后花园看看,许薄瑗不想又引出什么事端。向守卫示出了通行证后,许薄瑗等了一辆马车后匆匆回了家。
许薄瑗是伯爵的女儿,她的母亲几年前去世了,父亲为了照顾她,又娶了一位继母,继母带来了一个姐姐。继母人不错,唯一的缺点是太宠爱自己的女儿,有时候有些铺张浪费。而她的女儿杨岸却很讨厌许薄瑗,尽管她在很多方面都要强过许薄瑗。
杨岸的性格不好,有过深交的贵族子弟们都知道。当杨岸初到这里时,附近的公爵子弟们便都请她出来骑马或跳舞。但久而久之,很少有人像以前那样热切地邀请她参加舞会,她在家也渐渐无聊了。她感到不服气,所以也不想让许薄瑗出去。之后杨岸变本加厉,每当她和继母出门的时候,也都把许薄瑗禁足在屋子里。
但许薄瑗依旧是公爵的女儿,她也拥有很多权利,比如进入王宫的通行证。为了不让父亲难过,面对她们的限制,她也默默服从。还好,在父亲还在家里的时候,她依旧是受宠爱的。
现在对于许薄瑗来说是一个很困难的处境,因为舞会快要开始了,去南方的父亲依旧没有回来。杨岸喜欢王子,所以她不能确保到舞会那天,是否可以去参加。要是再次被禁足……

许薄瑗从小就喜欢黄少天。

03.
许薄瑗很早就见过黄少天。
黄少天是史上公认的最好的剑客,他曾经在皇室的某次庆典上表演过他的剑,那时母亲还没有离开,许薄瑗和父亲母亲一起参加了。黄少天曾经坐在她身边,笑着和她说话。
许薄瑗从那时一直喜欢着黄少天。
但已经好久了啊。已经六年了。黄少天是否会记得她。她好想也出去参加一次舞会,但自从杨岸来了后,她再也没有参加过了。
这次的舞会,终于又可以光明正大地见到黄少天,终于可以有机会成为他的王妃。她渴望着那次机会。所以今天去了王宫,她想再确认一次那棵蓝花楹落花的时间。
她还什么都没有,没有继母对她参加舞会的同意,没有舞会的衣服,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但是谁说这是最坏的事情呢。

04.
“许薄瑗。来我房间。”出乎意料,继母居然一进门就让许薄瑗去她那。杨岸也疑惑了一下,不过没有做表示,轻哼一声。
许薄瑗怯怯地进去,只听继母叹一口气:“许薄瑗,你知道吗,我们家已经没有钱去给你和杨岸准备舞会的裙子了。”许薄瑗怔在那里,继母继续说着:“我知道你那里还有一些存款,可以拿出来帮帮杨岸吗,你也知道杨岸知道这件事肯定会生气的,所以拜托你了。”说完担心地补充:“当然,你也可以去舞会的。不过委屈你了,请你,原谅你的姐姐吧。”
许薄瑗也不知道这算喜讯还是噩耗,本来那些钱是用来做她自己的裙子的,但现在这样,她还能拒绝吗。
“好的。”许薄瑗笑了笑,尽管她很慌乱。

05.
许薄瑗身边没有多少钱。她自己是知道的。
但至少她现在有一份工作。
公爵的女儿出来工作一定是不可思议的吧。
她的工作是最近抽了风天天给她们家送三罐牛奶的那个话唠少年推荐的。那个少年说这些牛奶就是你们公爵先生为你们准备的你们不要怀疑而且每天早上喝杯牛奶会长高的。
当时比许薄瑗矮了三厘米的杨岸听到这话一脚把他踢了出去。似乎他现在不来了也是正确的。其实那个少年才来了三天。
不过许薄瑗倒是很乐意接受他的牛奶,反正也不付钱。那个少年总是把帽沿压很低,神神秘秘的。他有一次告诉她要是想要出来玩就来街角的餐厅打工就好。那家店老板很好。
目前也的确需要钱的继母允许了许薄瑗出门打工。然而养尊处优的杨岸依然不知道。
许薄瑗出去打工还是不错的,至少她干的活不累,而且还供给三餐,要比家里舒服。而且餐馆可以按天支付薪水,她可以随时离职。
也就是干了这份工作三四天,预计与现在的积蓄加起来可以给杨岸买裙子了,许薄瑗离开了。现在的她真正要为她自己的事想办法了。
因为城里的女孩越来越多了。
舞会真的快要开始了。

06.
杨岸的新裙子已经做好了。
真的是很漂亮的裙子,有繁复的花边与精美的装饰,还镶嵌了一块大钻石,应该是继母新到这个家时父亲买给她的。尽管是这么大的钻石,继母依旧给杨岸了。
许薄瑗还没有裙子。
好不容易想起了可以拿母亲的新裙子改一改,许薄瑗忍着灰尘去了仓库。提着小灯,许薄瑗在一个木箱里发现了母亲的衣物。都是很漂亮的款式。她决定自己把这个箱子先搬到阁楼上去,看看该怎么做自己的舞裙。
许薄瑗的家中有一个阁楼,她平时就住在那,本来她也有宽敞的房间,后来杨岸说自己的房间不够宽敞就搬到她房间里了,许薄瑗也不想再麻烦别人,就自己去了阁楼上那个杨岸绝对不会抢的小房间。
搬上去了后许薄瑗擦了擦,将一件一件衣服拿出来。那个木箱不大 ,只能装几件衣服,可是,许薄瑗在看到第一件的时候就惊讶了。
母亲一直很娇小,她的衣服许薄瑗现在也只觉得大了一点点。那件衣服是许薄瑗看过最精致的款式,应该是母亲亲手缝制的。她很快决定就穿这件了,只将尺寸改了改,又洗了一遍,等到舞会的到来。

07.
舞会那天到了。全国的女孩都来到了皇宫。
作为公爵的女儿,她们不能早到,也不能晚到,必须掐着点来,才不失规矩。
许薄瑗已经换好了那条裙子,走到楼下,等待着继母叫来的马车。
杨岸原本穿着自己的裙子开心极了,但看到许薄瑗时,脸上蒙了一层怒气:“母亲,怎么妹妹就可以穿这么华贵的裙子!”
继母打量了许薄瑗,自己也觉得许薄瑗的裙子要比杨岸好看,心底有些不舒服。杨岸在那里生气,质问许薄瑗什么时候出门买的这条裙子。
许薄瑗一下子呆住了,她看见杨岸突然拿了一把剪刀,向自己的裙子剪去。
她以前知道杨岸有多厉害。
她也知道杨岸的破坏有多厉害。
一剪,她的裙子从领口到肩膀被剪开了,衣服的一边滑落了,她不得不用手扶着。
这样,该怎么去舞会?
许薄瑗只觉得气愤至极,转身上了阁楼。杨岸在原地站着,有一种突然很得意的感觉。继母其实也惊呆了,但她毕竟不好对自己的女儿说什么,只好到屋外看看马车什么时候来,默默地带着杨岸离开。
许薄瑗一个人在阁楼上,泣不成声。
她哭了一会,等到想明白该怎么做时,她又打开了木箱,找找有没有什么别的裙子。虽然大了一点,不过也没关系的。
她拿出了一件又一件衣服,但发现根本比不上第一件的款式。
终于到了最后一件。许薄瑗深吸一口气,把它拿出来。
意外的是,这才是最漂亮的裙子!
裙子上滑落了一张纸条,是母亲写的:
给亲爱的女儿许薄瑗。
这件蓝色的裙子,要比杨岸的那件,比自己身上的这件,好看太多了!
许薄瑗匆匆换上裙子,走到门口,几个马车夫已经在街角歇着了,女孩们早早地赶到了舞会,此时路面已经很空了。此时一个马车夫看见了这里唯一一个还没有去舞会的女孩,向许薄瑗招手。
许薄瑗走过去,马车夫请她上车:“小姐,您真的是最慢的一位了。”许薄瑗道歉:“抱歉先生,我临时有一点事,所以没有赶上。”昏暗的路边使许薄瑗有点不安,她并没有看清车夫的样子。不过他的侧脸很好看,应该是一些落魄家庭中出来打工的年轻人。
马车夫呵呵笑道:“我知道。您的舞裙出了问题吧。”许薄瑗惊异:“是的。”马车夫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转身从马车的座位旁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许薄瑗。
许薄瑗更加惊讶,盒子里是一双水晶鞋:“先生?”马车夫笑笑:“送给你了。不用道谢。”

08.
终于到了皇宫。马车夫扶她下了马车,又立马离开了,不过不是朝着原路,而是绕着皇宫的栏杆走了。许薄瑗有点好奇,但更多的是对自己迟到的紧张。门口的警卫这次十分严格,问了她好久,她只能站在台阶上一一回答她们自己迟到的原因。等到有他们的上司允许放她通行,许薄瑗才得以进入舞会。
到达舞会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王子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姑娘。
王子的眼神一直盯着门口,正好与刚刚进来的许薄瑗对视。
王子突然向她走来。许薄瑗吓了一跳,王子在自己的面前停住:“许薄瑗许薄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黄少天哈我和你小时候见过的那时候我就很喜欢你了没想到你居然迟到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原来王子一直喜欢我。
被王子表白了怎么办。
“你好哦我叫黄少天我是这里的王子我以前给你送过牛奶的我还是刚才送你的马车夫啊这个不用在意反正这里一直有喻文州顶着所以我跑出去没事的我可是憋了好多话才没有让你认出我的呢。”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要不要当我的王妃?”
许薄瑗记得自己说了一句话。
“王子你好烦。”
“许薄瑗,忘了说了,你的裙子真的很好看。”大厅里的小姐们都哑口无声了不是吗。
许薄瑗安静了一会想了想自己该说什么。花了几秒理清这些破事后,她晕晕乎乎地回答:“我也忘了说了,我愿意当你的王妃。”

好了就这么没了吧。
主线很简单 双暗恋加舞会
其实就是在裙子上写了太多东西哈
到最后绕岸垂杨真的一点戏份都没啦
举办舞会的意义不明
嗯就这样吧

评论(4)

热度(33)